巴西神秘部落没有数字概念 学不会数学

2019-11-02 21:06:20

生活在巴西亚马逊州麦茨河沿岸的毗拉哈人(Piraha),总人口只有325人。毗拉哈人的生活节奏缓慢,对生活毫不挑剔,对未来没有一丝担忧,能充分享受生命的快乐。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语言学家丹·埃弗雷特、他的前妻和一名传教士,曾在巴西的亚马逊雨林中,与神秘的毗拉哈人一起生活了7年,他们也是全世界仅有的几个深入毗拉哈人内部的人。
  
  学不会数学
  
  毗拉哈人信仰灵魂世界,声称可以直接感受到邪恶灵魂的存在。一天夜里,埃弗雷特从睡梦中被叫醒,毗拉哈人要他躲避附近的“邪恶灵魂”。
  
  此外,毗拉哈人还依靠灵魂解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不幸。如果有人莫名其妙地生病,他们就认为这个人“踩到了丛林中被邪恶灵魂诅咒的树叶”;如果有人的伤口愈合,他们会将此解释为“损坏的肢体与善良的灵魂进行了交换”。
  
  1980年,埃弗雷特和前妻以及3个孩子来到亚马逊,毗拉哈人主动找上门来,希望埃弗雷特利用晚上的时间给他们“开小灶”——他们要求学习计算,这样以后就不会被兜售商品的外人欺骗了。
  
  这种学习共持续了8个月,埃弗雷特用葡萄牙语教他们最基本的计算。然而有一天,毗拉哈人突然决定放弃学业,声称“永远也掌握不了数字的运用”。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没有一个人能从1数到10,甚至不知道1加1等于多少。
  
  埃弗雷特还给他们开设了阅读课程,这一课程也以类似的结果告终。毗拉哈人说:“虽然阅读课没什么意思,但聚在一起‘阅读’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我们可以一起做爆玉米花。”
  
  毫无“财产”观念
  
  长期以来,埃弗雷特一直认为,毗拉哈人是世界上少数没有创造神话故事来解释自己存在的民族之一。
  
  没有创造神话故事只是毗拉哈人吸引人类学家的一个方面。埃弗雷特表示,这个民族甚至也没有时间的概念,完全生活在“当下”,两代人之间没有传承口头历史,谈话局限于自己直接接触到的事物。
  
  除了用于描绘精神世界的用粗线条画的画以外,毗拉哈人也没有自己的艺术。他们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缺乏“财产”观念的人——只拥有少量财产,没有占有更多财富的欲望。
  
  他们的血族关系也是人类记录中最简单的。在毗拉哈人的语言中,用来表达亲族关系的词汇只有“儿子”和“女儿”,用一些很笼统的词汇来谈论年长或年轻的一代。
  
  尽管与外界的交往已有200多年,毗拉哈人仍然只使用一种语言,仍然保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长期以来,毗拉哈人一直是最令语言学家着迷的研究对象,原因在于:他们的语言中没有表达颜色和数字的词汇。
  
  埃弗雷特在2005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在学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他在论文中就语言学的一些重要概念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同时特别指出,毗拉哈人的语言不是根据某些天生的语言本能形成的,而是源于自己特殊的文化。埃弗雷特认为,毗拉哈人语言和文化的基本组成揭示了人类的本质。
  
  平静生活一去不返
  
  一些语言学家认为,毗拉哈人数字认知能力的缺失,显示了一个事实:语言决定思维。耶鲁大学的本杰明指出,由于没有表达数字的词汇,毗拉哈人无法学习另一种语言下的计算。
  
  埃弗雷特的看法则相反。他在论文《目前的人类学》中指出,真正的原因是他们的文化而不是语言。缺少表达数字的词汇和颜色、时间等概念是因为,他们的文化只涉及直接的个人经历。
  
  毗拉哈人并不是不具备计算的思维方式,只是不愿意别人告诉他们“做事情只有一种正确的方法”。他们可以画出一条直线,却不会写数字“1”。实际上,他们反对将数学等“外来”的东西融入自己的生活。埃弗雷特相信,毗拉哈人的文化决定了他们的语言和思维方式:“有些语言学家认为,语言进化受社会生活的影响,但这并不适用于毗拉哈人。”
  
  虽然争论仍在继续,但埃弗雷特至少实现了一个目标:毗拉哈人将引起人们的关注。很多年轻的博士生正打算前往巴西进行实地考察,世界上顶尖的语言学家也将拜访毗拉哈人。
  
  虽然受到外界的影响,毗拉哈人的文化仍旧完好地保留下来。尽管如此,埃弗雷特还是担心毗拉哈人可能遭遇很多不速之客,例如移民、疾病和酒精,这些东西将无情地改变他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