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荆

用户名:龙荆

注册于:2017-01-11

主题数: 1     回贴数: 8

介绍:

最后活动于 2017-12-09
回复了主题 › 花事   四周寂静。
  安托妮雅睁开眼睛,浑身一阵刺痛。她动了动,挣扎着爬起来。所幸并没有摔到哪里,只在手肘和膝盖处擦破了皮。四下看了看,仿佛掉进了一口枯井。也幸亏是枯井,井底的泥土还很柔软,否则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不摔死也至少成半个残废。害怕的喊了几声幕,没有人回答,只能隐约的听见井口处呼啸而过的风声。安托妮雅抱紧自己坐到角落,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靠近井底有一处地方似乎有缝隙,几缕荧荧的白光透了过来,还伴着很轻微很轻微的吟唱的声音。安托妮雅侧起耳朵,确定没有听错,又把耳朵贴到了墙面上。的确,丝微的吟唱声正从墙的那一端传过来,
«  2017-12-09
回复了主题 › 花事   “这……”杜老爷望望夫人,有了一丝迟疑。“鹃儿她已经不记得你,会答应与你成婚吗?”
  “请伯父不必担心,望原自会跟她解释清楚。我与她定婚在前,虽然她现在不记得,但是婚约仍然有效。”
  “是啊,老爷,我瞅着望原这孩子对我们家鹃儿也挺有心的,再说柳家与我们家也算世交,鹃儿嫁过去也不会委屈。”老夫人打量打量年轻人,颇为满意,倒是很快应允:“有望原照顾鹃儿,指不定那孩子还能把以前的事情给想起来……依着我说,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择一个就近的吉日,让望原和鹃儿尽快完婚才是。”
  沉吟片刻,杜老爷也欣然答应:“好吧
«  2017-12-09
回复了主题 › 花事   今天晚上要更新可能也会很晚了哦~不过如果今天不更新明天也会更新的~今天我的好朋友来了~偶要陪她~~:)
  抱抱大家~~~:)
«  2017-11-18
回复了主题 › 花事   “老爷,小少爷回来了。”秦管家牵着他走到江父面前,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夫人……”
  没有回答,江父缓缓转过身来,神色竟似苍老了几倍,淡淡的看着管家,又转向神似自己的少年。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你娘当初会离开么?”他看着这个儿子,目光涌动,却轻轻的叹了口气:“把门掩上吧。”
  老管家退了下去,正欲离开,听见江父淡淡的道:“秦管家也留下来。”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江贤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江父的声音沉沉传来,仿佛中间隔了一个遥远的时空:
  “你娘……也姓江。我是你父亲,也是你舅舅…
«  2017-10-15
回复了主题 › 花事   睁开眼,安托妮雅霍的坐起身。离她不远的地方的站了一个身影,白发白衣,只是十分狼狈,仿佛刚才恶斗了一场。
  “爷爷——?”站了起来,安托妮雅朝着那个身影走去。那人却忽然转身,对着她龇牙一笑,只是笑容有说不出的狰狞。他的确是阿德洛,然而他双眼血红,胸前破了一个大洞,汩汩的流着鲜血。他的双手也是鲜血淋漓,指尖破损残缺,甚至可以看见森森白骨。他一步一步朝着安托妮雅走过来,伸出双手想要抱住她,却使得她害怕的失声尖叫,颤抖着往后退:“怎么会……怎么会……”
  阿德洛却是毫无自觉的向她走近,脸上是平静却让人恐怖的笑容:“
«  2017-10-15
回复了主题 › 花事   嘿嘿,我的沙发好坐。不过还是给你上茶,慢坐哦~
«  2017-10-15
回复了主题 › 花事   谢谢路然真……偶真是感动……幸福……(眼眶冒起小星星……)
  谢谢西兹……谢谢……
  托大家的福,明天最后考试鸟……考完偶就解放了,复活复活复活~~~可以继续写偶的花事~~~:)
  更新决定在七月,偶沉寂了两个月鸟,想死你们~555~~下个故事叫做《变颜》。希望你们喜欢 。用力抱抱大家,狠命的亲亲小然真。考试要加油哦~~~~~~不能不过哈~!
  希望偶明天的考试也能过~~上帝保佑南无阿弥陀佛~:)
«  2017-10-14
回复了主题 › 花事   “什么叫半命之身?”郑耀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路口,兀然发问。“玲玲,你跟我们不一样么?”
  玲玲看着突然出现的他一愣,说不出话来。
  “你跟我们不一样么?”孩子又问了一次,看着这个宛如龙女下凡的女孩子。“你……是鬼?”
  “不是。”紫衣女子看了看玲玲,替她答道。“玲玲不是鬼。但是……也不是普通人。”
  “玲玲是她娘死后所生,而且孕期不足,是我在她身体里植入我的一部分元神,她才可以活下来。普通人有七魂六魄,她只有四魂三魄,所以,她先天就注定不能长命。普通人能够活到六十岁,而她顶多……只能活到成年
«  2017-08-14
创建了主题 › 花事   芙蓉逝
  “世间多是薄幸人……”
  
  她咬牙,恨恨的道。端起面前的毒酒,一饮而尽。
  
  卯时三刻。桌上的烛焰没来由的闪了闪,突然诡异的熄灭了。黑暗之中,只听得那个小巧精致的胎白瓷酒杯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摔成粉碎。
  
  天将明时,卖油茶的小贩挑起担子才走上街头,消息已经在大街小巷中传开:
  
  一代名妓玉芙蓉在卧房服毒自尽。
  
  
  
  她把自己禁锢在一面镜子里。
  
  想不起是因为
«  2017-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