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舜帝网事(可能则大坑)

By 宇文素乌 at 2017-06-11 • 0人收藏 • 786人看过
一. 无妄之往,何之矣?
  
   1. 舜紧握手中的竹杖:“百万亩耕地?阿悲,你敢骗寡人!”
  一中年男急应道:“大王,我哪有胆子撒这谎。是阿狠去看了大禹部落的田地后,亲口说的。”
   舜望了望窗外的斜阳,靠竹拐支撑的双腿,忽觉一阵无力,颓然坐下。
   阿悲凑上去;“要不我去找阿霉,让他出面敲打敲打大禹那小子?”
   “好吧,让他放手去干,另外,你要多注意大禹那边。”
  
   2. 大禹今日左眼皮一阵跳,于是出外采了蓍草占卜,得“无妄”卦。忽见远处走来几人,为首的正是第三大臣阿霉。(注:舜帝时期是首相制度,当时的官名简单,就首相、第二大臣、第三大臣等推。)大禹上前拱手;“阿霉大臣,有失远迎。”
   阿霉笑道;“大禹啊,你治水辛苦了。舜帝特命我来看看你的情况。”
   这句话让大禹犯嘀咕了,前段时间才来了个第二大臣阿狠,闹得鸡犬不宁,阿霉这是有名的鬼难缠,来着不善,善者不来!不过这“无妄”卦也不算差,意寓着如果坚守正道,就会顺利。好,那就见招拆招吧。
  
  3. “大禹,你说说最近治水情况,我要向舜帝禀报。”
   “请看这图,各条泛滥的河流都得到初步控制,不少地方逃难的灾民又回来了,重新开垦的耕地超过百万亩。而且,经过淤淹的土地更加肥沃,收成会丰于往年。”大禹不慌不忙的回答。
   “哦,你那些堵疏结合,以疏为主的治水计划,有这么神奇?”阿霉挡开图,“舜帝谈到你的方法,感觉平平,组织松散,耗时冗长,水平属于中下。当然,你的工夫是花了不少,但也没有超过你父亲鲧太多,让洪水如此听话,你这汇报的成绩这么高,确实不正常。”
   大禹一寻思,这是来调查还是来掐架的,这舜帝身边的人怎么都一个调,老是怀疑我作假?这无妄卦难道是预示着无妄之灾?
  
   “阿狠大臣前头不辞劳苦,跟我一起查看过了治水的各个地区,测量数据都给他拿着呢。请舜帝仔细过目。”大禹忍不住反驳了。
   “哈哈,你不作假,你手下难道就不做?没准他们以少报多,一百万,哼,忽悠的吧。”
   大禹一下血气攻心,把嗓门提高了;“我只是每天认真的干我的事情,三过家门而不入,容易吗我! 我只是想让洪水不再肆虐和灾民不再受苦,我只有这个要求而已啊!我哪里还有心思去搞什么弄虚作假啊,我每天能睡五六个钟头就很满意了!”
   阿霉面色一沉,“你看,还没说你作假呢,你就出来这话了。你很痛苦吗! 你知道你的百万亩耕地意味着什么? 上头几位不能不在惊喜之余感到不安。我也是心情复杂,吃喝不香啊!我说你呀,naïve!幼稚!”
   蓍草从大禹手中散落,随风滚地。他的内心一片冰冷;“卦象说:无妄,往吉。可我不妄求妄动,怎么行事也不顺利吉祥?”
   易经曰:无妄之灾,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
   一声叹息,信也。
  
85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7-12-09
2017-06-13   #1
  换场地了?楼主,当心版务啊!
2017-06-21   #2
  作者:宇文素乌 回复日期:2006-6-18 16:21:54 
    橘音进来告密:“很多人都自立山头,这是反恐组织的队长名单:
    观海:‘不当助手’战队,
  -------------------
  偶得山头又先拔头筹,美一个,呵呵!
2017-06-22   #3
  to 安西都护兄:你的好文,小弟也拜读过。谢谢关注。
  to MetalTerran兄:谢谢夸奖,受教了。
2017-06-23   #4
  十四 蛛丝马迹
  1. 宇文素乌从桌子底踢了踢大禹的脚,大禹往他的示意方向一望,原来,“捣乱分子”们把根据地从酒馆转移到茶馆了。他赶紧竖起耳朵听他们的谈话。
   Terron 对行者说;“哥们几个冒充恐怖分子玩无间,引出了恐怖分子的真身出来澄清。虽然后来他自焚了,但我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
   行者说;“无间这招是我先想到的,我占头功,不过还是可以给你发挥发挥,继续说吧。”
   “我从那家伙身上闻到了一种味道。”Terron神秘的说。
   行者不屑;“味道? 谁没有味道。哇,你发现了新大陆,我好崇拜你哦!”
   Terron 端起茶杯,慢悠悠的问;“这世界这么多种味道,你说你最讨厌哪种?”
   行者答;“死老鼠味,汗臭味,还有你放的狗屁。”
   “孺子可教!”Terron击掌说;“哈哈,我们在江湖上混的,哪个没被关进小黑屋一年半载过?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如此,你想想,我们去年被关的时候,是不是就在迷漫着那三样臭味的空间里,修身养性?每每梦回故地,我都在梦里闻到哪些臭气,印象太深刻了,所以只要在里面呆过的人,我都可以闭上眼睛,只靠鼻子就闻出来。”
   行者有点明白了;“你是说,恐怖分子也是和我们一样跑码头的? 不象,不象,这方圆几百里我地头熟,谁是我们的同行我都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也都会先跟我打个招呼。”
  2. “你就不能不让我骂你猪头吗!” Terron终于忍不住,“难道牢里就我们这些坐牢的?不是还有管牢房的班头吗!”
   行者恍然大悟;“对啊,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不但他身上的气味熟,声音也象是听过的。肯定是某个班头了。”
   “那天我一出去接恐怖分子的战书,他就认出我了,你说这也不是巧合吧。我们兄弟神龙见首不见尾,手段是高超无比,凭他能看出是我们做的无间,也证明他就是常研究我们的班头。”
   行者一拍大腿;“我也看出一个破绽,他对哪个部落受袭击后被封锁了如指掌,我是地头蛇,自认掌握的情况多,但有些我不知道的他都知道,他应该就是管抓人和封锁部落的。”
   Terron大笑:“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以为我们是捣乱团伙,其实我们应该是‘倒’乱团伙。”
  3. 大禹起身向行者走去,低声说;“大佬,我是大禹。”
   行者兴奋的说;“久仰久仰,刚才你在酒巷子我就想和你打招呼了。”
   “麻烦你个事,请问有个叫‘冒俩泡儿’的,你们认不认得?”大禹问。
   “你等等,我找情报官来告诉你。Waterhand,过来。”行者喊道。
   Waterhand听了问题,掐指一算,说;“‘冒俩泡儿’是班头的人,骂过慈询大大,不喜欢鱼粉,爱说别人造假,有时会喝早茶,经常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宇文素乌在旁边听得脸色发白;“哎呀呀,惹到公门的人了,不死也要掉层皮。大禹,我要跑路了,你快把这个月的工钱给我算算!”
  
2017-06-23   #5
  3
2017-06-23   #6
    3. 阿悲大臣开金口;“ 为什么没有人问我呢? 我虽然一亩田都没有开过,但目前却是是帝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人。我虽然平日里不大露面, 但每一次露面只要写短短几句话就会震动整个国家, 我自认为目前我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呀. 再如何说也是舜帝的首相嘛, 呵呵!喂喂的话,是在现今社会压力巨大的情况下于公务之外闲暇之余的一种消遣, 随便玩玩而已, 大家又何必介意呢. ”
  
  -----------这个佞臣对大王没有好意是确凿了的,起码对大王的利益并不关心,可惜了大王一代风流就此折戟沉沙。我的推测,大王多多少少有些醋意,这个佞臣在一连撺掇,终使大王一时糊涂成千古恨。在大王帖子里化身明月找碴的很可能就是这厮的马假。
2017-06-23   #7
  切,我也以为更新了...
2017-06-23   #8
  我去消息斑竹
2017-06-23   #9
  to littleri兄:你的两次提醒都和我所想的有共同之处,原来想的是安排了一个侦探角色给 “历史游客”的。
  to 踏破单行道兄:看你的文集,你会写赋,我也佩服。
  to 幽桐儿mm: 哈哈,有你帮我存了,我觉得好像是买了一份保险。
  to 歌痕兄:你也是个重要人物。小弟感谢你不但不怪我,还要求继续写,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若有得罪之处,多多包涵。红包就不敢愧领了。
  to禹兮禹兮兄: 常受你支持,十分高兴,还请多关注。
2017-06-23   #10
  还以为宇文兄回来了呢。。。
2017-07-23   #11
   前面:老板娘几乎气晕;“那叫酒掺水吧! 而且可以造假和真的造假不是一个概念!”
  应为:水掺酒。特此更正。
  
2017-07-23   #12
  赵瓯北兄,你真的不是来煮酒搞笑的吗?
  
  我佩服你!!
2017-07-23   #13
  
  那位赵科长怎么不来了, 他这样的青年干吏才是真正有魅力的, 也不知道平日里会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
  
2017-07-23   #14
  顶
2017-07-23   #15
  感谢楼上各位的留言,谢谢了,小弟一定尽心把大家的网事记下。
2017-07-23   #16
  宇文真是高才啊,呵呵
2017-07-23   #17
  TO 宇文素乌:
   我觉得有必要把明月事件能客观的描述出来,然后出书和明月的书一起买,让读者了解文章的精彩同时也了解一下文章写作过程的几波几折.既然天涯不愿意公布真相,那么可以参考年和历的讨论以及众热心网友的推论.对于那些在明月帖子里刷屏以及支持刷屏的东西,一定要把他们的丑恶嘴脸表现出来.出书我一定买!!!!
2017-07-23   #18
  to 赵瓯北兄: 看了你的留言,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你也是知道其实我的贴中并不是赞美兄台的. 哈哈,承你不怪(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怪,且这么认为吧), 还是感谢你的关注,有得罪你的地方,小弟厚颜,请兄台多多包涵.
2017-07-23   #19
  宇文素乌兄 三桑就是ID张三1  是个有趣的人物:)
2017-07-28   #20
  to littleri 兄,发现明朝兄 和ontop 兄: 谢谢各位的夸奖.心下惭愧. 还请多关注.
2017-07-29   #21
  to 各位心存正义的朋友们:首先要谢谢大家的支持。眼见形势突变,也许申张正义,遥不可及。此帖可能亦有遭封之日,倘若如此,小弟将会写桀汤篇、纣周篇,以求一快。
2017-08-02   #22
  作者:西河我一笑 回复日期:2006-7-13 2:00:51 
    作者:布彻 回复日期:2006-7-11 8:47:26 
      作者:琉璃锺 回复日期:2006-7-9 13:39:27 
        此文深得鲁迅故事新编之味,不给红脸说不过去
      
      ……………………
      ms故事新编也班务,请斑竹移回主板
    ---------------------
    附议!!
  
  支持一下!
2017-08-10   #23
  十. 弊案惊现
  1. 找抽正要继续发言,约克公爵杀到;“找抽,你又讲什么阴谋论了? 我来听听课。”
   “通过审理青梅党,我推翻自己前面提的腥狼阴谋论。既然你来了,剩下的就交给你这管事的人解决吧。”找抽回答,“现在我先回赌坊玩玩了。
   “想走!你的赌坊出现了严重弊案,你身为负责人,要跟我说清楚先。”公爵抓住他。
   找抽跳起来;“什么弊案?有人闹到我的地盘上了!”
   “你的赌坊帐户上,被人持续汇入了大量不明资金,大大违反了赌额限制法,而且一小时竟然达到上万之多,目前你的帐户多了十多万,我怀疑你有洗黑钱或者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嫌疑!现在我正式拘押你,马上跟我走一趟。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将成为呈堂证供。”
   “找抽,你难道真的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惊讶的人们纷纷问道。
   “不会的,我找抽身正不怕影子斜,可能是世界杯要到了,有些人下的大额赌注吧。我这就配合调查。你们等着我的利好消息。公爵,带我走吧。”
   大禹上前拦住公爵,小声商量了几句。
   宇文素乌不满了:“大禹,搞什么东东,这么神秘?”
   “哈哈,我只是要公爵尽快解决案子,否则世界杯我还找谁下注呢? 哈哈,难道你也有兴趣参赌?”
   “你还不如直接对公爵说,钱是你汇入的,马上找抽就可以出来了。”
   “哈哈,要讲证据。没有证据,谁信我的话,还会惹得一身骚。”
  2. 两小时后,约克公爵来告诉大禹:“一个叫‘不小心的错’的人来投案,说是他汇的款到赌坊帐户,没想到一不小心写成了巨额,把监管部门都惊动了。
   “那找抽放出来没有?” 大禹问。
   “没呢,一进去,他就在班房和狱警发生了一些小冲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要收买他们。难听点说就是威逼利诱吧,所以要多关几天再说。”
   “哈哈,你不是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吧?”
   “OK,也不瞒你了。找抽干了一些其他的活动,我是有证据的, 甚至有人说,找抽是个多面金牌卧底。况且那个来自首的也说不定是个丢出来保帅的卒子,所以我要彻底的研究研究,再做处理。”
   大禹瞪大眼睛;“多面金牌卧底? 这么邪乎?”
   “是的,找抽在这场风波中,他抓了一些青梅党,一石惊起千层浪,事情反而日趋复杂,各种版本的青梅党主谋都流传出来,有的比惊险侦探小说还精彩。水,更混了!”
  
  3. 大禹闷闷的走上街,随便拉住一个游客攀谈;“阁下器宇不凡,可否请教尊姓大名?”
   游客微微一笑;“我叫历史。”
   “哈哈,好名字,我还真不熟悉历史呢。”
   “我知道你就是大禹。”游客说。
   “那我请你喝两杯,顺便听听你对弊案的高见。”
   “你看我是个男的,可历史的真相就是个大姑娘,你越认真追求她,她就离你越远。告辞了!”
  
2017-08-13   #24
  写得太好了,真是看得过瘾啊!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那几个变态的斑竹居然能够容许
  这个指桑骂槐的帖子存在. 估计要不了几天也得被转入地下广场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