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回家的远征军老兵:在缅甸卖火柴为生

2019-11-03 19:54:36

  相比《国家记忆》展前几次抗战史讲座的慷慨激昂,作为压轴之讲的“老兵回家”故事令人沉浸在辛酸、悲情和温情之中。6月19日下午,知名记者、《瞭望东方周刊》总编辑助理孙春龙在讲述寻访流落在缅甸半个多世纪的远征军老兵并如何接引他们回家时,抑制不住伤情几度落泪,台下满座的观众也止不住泪流。
  
  持续一月之久的《国家记忆——美国国家档案馆二战中缅印战场影像解密》展览已于20日在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北区B10谢幕。孙春龙在最后一讲中透露,深圳此行是“记者生涯的最后一场演讲”,他马上要回北京辞职,准备成立一个老兵基金会,从此要做一名“坚定、专业的志愿者”。
  
  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孙春龙表示,从2008年发起的“老兵回家”活动,很多筹集的资金都来自深圳,他感觉在深圳做公益的氛围很好,无论从环境、政策还是公益氛围考虑,他都愿意选择深圳作为“老兵基金会”的成立之地。
  
  第一位回家的老兵
  
  孙春龙是位地道的新闻人,因调查性采访而闻名,获得过“中国十大法制人物”、“中国阳光记者”以及“2008感动中国候选人”的荣誉。近年来他更多地关注抗战历史,2010年出版记录流落缅甸的老兵回国寻亲纪实《异域1945》。
  
  2005年,一次偶然在缅甸的采记,让孙春龙开始接触并了解中国远征军的那段历史。而直到2008年初,他才开始采访那些流落异国半世纪之久的老兵们。李锡全是他采访的第一位老兵。这位老兵在密支那卖柴火为生,每月仅有一两百元人民币的收入,70年来没有回过老家湖南常德,并且和亲人没有一丝联系。孙春龙有着莫名的冲动,他想在除报道之外,做一个身体力行的志愿者,帮助老兵。回国后孙春龙在博客上发帖子,仅仅一天时间就找到了老人的家人。
  
  可是帮助老兵回家的过程非常艰难,首先得筹集费用。在汶川大地震发生的第二天,孙春龙接到了李锡全从缅甸打来的电话,老人说,“祖国地震了,我还能不能回家”。孙春龙告诉他也是在跟自己说,“我一定要帮你回家”。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了解远征军的历史,愿意出资20万赞助这一活动,然后当孙春龙将这个好消息带到缅甸并告之老人,一周后上市公司却“反悔”了。
  
  那天下着雨,孙春龙走在雨里,落泪在心里,他特别的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还在痴望等待的老人。可是这正如后来许多困难都会迎刃而解一样。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民营企业家愿意资助5万元,却不留名。
  
  李锡全回家时随身带了一本30年前在缅甸买的中国地图册。老人说,“想家的时候,我就会拿出来看一看”。地图册很旧了,而湖南那一页都给翻烂了。
  
  每个细节上的尊重
  
  到现在为止,孙春龙已经帮助了30多位老兵回家探亲。相比第一位回家的老兵,如今情况已有了很大改变。孙春龙说,首先是资金上,“发布一位老兵回家的心愿,半小时就能找到钱”,有非常多的热心人,企业、单位、媒体参与进来,比如航空公司提供免费机票,企业捐助及各种支持。
  
  孙春龙几乎在讲座中一一展示了所寻访到的所有老兵现状。“我一直认为,我们对历史的认可,还表现在对每位老兵的尊重上。”2009年5月30日,孙春龙接引9位老兵回家,当要迈过云南边境畹町桥时,缅甸方不同意出境,这些老兵长年流落异国,没有身份也没有任何证件。眼看祖国近在眼前,却迈不过去。一位老兵说,有条小路可越过边界。孙春龙斩截地说,“不可以。我就是要让你们光明正大地回国,从这桥上一步一步跨过去”。
  
  在畹町桥往返十几次,两个小时之后,孙春龙动用各种力量通融终于使这9名老兵跨上了回国的路。而祖国这边桥头上两名武警战士随着一声号令,一起抬起右手,敬出一个标准的军礼。“我想在每个细节上展现对他们的尊重”,孙春龙坚定地说,“之所以能得到这么多的支持,就是因为我们站在整个国家、民族的立场上”。
  
  今年2月,孙春龙第10次前往缅甸,寻访老兵、战争遗迹、墓碑等。他以摄于远征军流落之地野狼山的一幅日暮照片结束了他的演讲。他说,“夕阳西下,每个人都要回家。要回家的还有这段历史,中国远征军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