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14名保钓人士最快今日回国

2018-12-12 12:23:23

  昨天,14名遭日方扣押的中国保钓人士被分别移送至日本冲绳县首府那霸市的多个警署。当天,中国驻日本使领馆工作组抵达那霸,他们会同香港入境处人员探望了部分被扣押的中方人员,并同日方交涉处理有关事宜。

  同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打电话给日本外务省常务副外长佐佐江贤一郎,再次就日本非法抓扣中国公民及船只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敦促日方立即无条件放人放船,要求日方确保中方人员的人身安全、尊严和基本权利。

  另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冲绳警方和海上保安厅昨天决定,不将14名中方保钓人士移送检察机关,最快将于今天将他们移送入国管理局“强制遣返”。日本海上保安厅称,巡逻船在阻止上述人士登岛时遭扔砖头等抵抗,但因无人受伤,难以对14人追究刑责。

  □人员现状

  14保钓勇士被移送至冲绳首府

  昨天,被指“非法入境”登陆钓鱼岛的14名中方保钓人士,先后被日方移送至日本冲绳县首府那霸市。

  据报道,先期被移送至那霸的5名保钓人士被分散扣留在4个警署。冲绳县警方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由“逮捕”这5人。而另外被“逮捕”的船上的9名保钓人士(包括登陆后返回船上的2人),日本那霸市的第11管区海上保安总部也用巡逻船将他们移送至冲绳。

  冲绳县警方“逮捕”的5人为35至66岁的中国籍男性,他们否认违法行为,表示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登岛不需要护照,“这里是我们国家,不是非法登陆,逮捕是不对的”。据凤凰卫视报道,5人都被戴上手铐,有人下船时用中文高喊钓鱼岛是中国的,高呼口号“日本人滚出钓鱼岛”;他们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不错,在船上日方人员提供了食物和水。

  昨天,日本媒体公布了14名被扣保钓人士的名单。据了解,其中一人来自大陆,一人来自澳门,其余12人均来自香港,其中包括2名凤凰卫视记者。

  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发言人柯华昨天表示,不能接受用日本的法律解决问题,否则是间接承认日本在钓鱼岛有管辖权,将来会成为日方把柄。他还表示,目前正与维权律师研究,反控告日本警察,因为他们在钓鱼岛没有管治权,所以无权拘捕任何人。

  □中方行动

  外交部日方应立即无条件放人放船

  昨天,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打电话给日本外务省常务副外长佐佐江贤一郎,再次就日本非法抓扣中国公民及船只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敦促日方立即无条件放人放船,要求日方确保中方人员的人身安全、尊严和基本权利。

  同日,中国驻日大使馆派出的工作组,已赶到那霸探望了被抓扣的中方人员,并同日方交涉处理有关事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驻东京代表处也派人参加。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昨日晚间表示,中国驻日使领馆工作组当天探望了被日方非法抓扣的14名中国公民中先期抵达冲绳县那霸的5人,已确认他们目前健康状况良好。工作组正争取尽快探望其余9名中国公民,并敦促日方立即放人放船。

  海监船中国海监船巡航钓鱼岛海域

  据日本媒体报道,北京时间15日晚10点10分左右,中国海监船“海监50”驶入钓鱼岛黄尾屿西北偏北44公里处海域进行巡航。据那霸海保部称,该海保部巡逻船曾用无线确认“海监50”的来意,中方船只回应表示“我们正在进行正当巡航”。

  报道称,“海监50”随后继续向钓鱼岛海域南下,16日凌晨,中国海监船在黄尾屿西北偏北34公里处海域反复迂回行驶,在巡航35分钟后离开该海域。

  梁振英敦促日方尽快释放登岛人士

  据香港媒体报道,对于香港“保钓”人士成功登上钓鱼岛,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支持,他会密切关注事件进展。

  梁振英15日晚召见日本驻香港总领事隈丸优次,指出特区政府对事件极度关注,他透过总领事向日本政府传递特区政府的三大讯息:(一)我们重申钓鱼岛和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香港居民多年来对这些岛屿有强烈感情。我们不希望见到日本政府作出任何被香港居民视为挑衅性的行为。(二)我们要求日本政府不能有任何危及香港居民和其他中国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的做法。(三)我们促请日本政府尽快释放所有香港居民和其他中国公民。

  在被日方扣押的14名华人中,有两名香港凤凰卫视记者。昨天凤凰卫视派代表到日本驻港总领事馆抗议,资讯台副台长吕宁思更是于第一时间飞抵日本冲绳那霸机场,协助有关部门积极斡旋。

  凤凰卫视昨天发表声明,就日方阻挠记者采访的行为表达不满和愤慨,望日方切实保证14位华人安全,恢复两位记者的采访权和自由,完整归还拍摄素材。

  抵日的香港入境处高级入境事务主任李广华表示,首要目的是尽快将14名被日扣押人员安全带回,货船如何安排还需等待进一步安排。

  □日方动态

  日方最快今日“强制遣返”保钓人士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冲绳县警方和海上保安厅昨日决定,不把因登上钓鱼岛的香港“保钓”人士等14人移送检察机关,最快于今日将其移送入国管理局,随即将把14人“强制遣返”。日本海上保安厅称,由于无人受伤且巡逻船未明显受损,难以对14人适用“妨碍公务执行罪和损坏器物罪,无法追究刑事责任”。

  日本《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第65条规定,若因涉嫌非法入境等被捕的嫌疑人无其他违法行为,将被交给入国管理局。

  2004年3月,7名中国保钓人士登岛被捕,冲绳县警方后将7人交给入国管理局并强制遣返。

  据日媒报道,日本政府认为,将扣押的14人审讯后立即遣送回国,可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影响本已紧张的日中两国关系。

  消息说,日本政府计划在17日下午,将14人移交给入境管理部门,再办理遣送出境手续,估计他们可以在17日傍晚离开日本。至于是安排专机接送,还是安排搭乘一般的客机回香港,目前还没有消息。

  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后,日本右翼人士、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要求首相野田佳彦立即前往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否则就是怠慢。

  石原表示,首相为了消费税敢赌上自己的生命,那么就拿生命再赌一次,前往钓鱼岛。对于有中国保钓人士登岛,石原归咎于没有将钓鱼岛卖给东京都,将它公有化和国有化所致。他说,现时有必要在岛上建立海上保安厅,甚至观测天气等设施。石原慎太郎扬言,对明知故犯非法登岛的人,应该依据法律迅速处理。

  对于中国保钓人士遭日方扣押移送冲绳县,冲绳县石垣市市长中山义隆声称,日方一定要采取严厉的态度应对,不能再像2010年中日船只碰撞事件那样宽松释放船长了事,如要制裁就要严格按照日本法律程序执行。

  另据报道,由于中国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日本外务省负责亚太事务的一名高级官员,临时取消了原定于今日访问北京的计划。外务省官员透露的消息称,此举包含抗议之意。

  □揭秘

  每次出海保钓都签“生死书”

  在香港保钓船“启丰二号”8月12日出海前,船上每一位保钓人士都签署了“生死书”。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郑海麟昨晚告诉本报记者,被日方最先扣押的5名保钓人士,都是他的朋友。

  “前期有参与开会,出过一些点子”,郑海麟介绍,“启丰二号”曾打算7月10日左右出发,但一直没得到香港特区政府的批文。保钓人士8月3日在厦门开会,计划8月6日出海,8月15日前赶到钓鱼岛,因等人推迟了几天。

  2006年10月26日,郑海麟也曾随船出海保钓,但还没出港就因严重晕船不得不下船。他透露,每次保钓出海前,每个人都要签生死书,表示知道这会有生命危险,一切后果自己承担。

  与台湾保钓人士只能“租船出海”出行不同,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有一艘自己的船“启丰二号”。“曾经有两艘,是捐款买的,但一条船一个月就要花两万多,一年要花20多万养着,所以卖了一艘,养不起”,郑海麟说。

  “启丰二号”出发前,他接到船上唯一一名大陆成员方晓松的电话。“他在深圳,自己开公司,我们认识差不多10年了”,郑海麟描述着35岁的方晓松,“小平头,身体很不错,是世界保钓联盟成员,自己建网站宣传保钓,还约我写东西。”

  电视直播中,当成功登岛后,船长杨匡声音哽咽着说“这一刻等了十年”。郑海麟理解这份激动。“2004年之后中国人就没上去过,靠不了岸,好几次都给拦回来,这次登上了肯定激动”。

  “而且这在历史上也会留下一笔,觉得自己为国家、民族立了功,我想每个热血男儿都会激动,他们都很有血性。”郑海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