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考语文名著阅读篇目之《朝花夕拾》知识点总结

2019-09-11 14:52:52

  作者:佚名

  《狗·猫·鼠》是鲁迅先生的散文名篇,取自散文集《朝花夕拾》。这篇文章主要通过对猫和鼠的一些秉性,行为的描写来比喻某些人。鲁迅先生在文中阐述他仇猫--即不喜欢猫的原因。其实这些原因与一类人的行为,性格很相像,例如写猫捕食到比自己弱小的动物就尽情玩弄,直到玩厌了,才吃掉,就像某些人,抓住了别人的弱点或不足之处,就想尽办法慢慢地折磨别人,好像如果不折磨够,就不甘心一样,如果别人犯了什么错,受到批评,说不定那种人就会在某个角落里偷偷地奸笑。

  在《狗·猫·鼠》这篇文章里,鲁迅先生清算猫的罪行:第一,猫对自己捉到的猎物,总是尽情玩弄够了,才吃下去;第二,它与狮虎同族,却天生一副媚态;第三,它老在交配时嗥叫,令人心烦;第四,它吃了我小时候心爱的一只小隐鼠。虽然后来证实并非猫所害,但我对猫是不会产生好感的,何况它后来确实吃了小兔子!这篇文章取了"猫"这样一个类型,尖锐而又形象地讽刺了生活中与猫相似的人。《狗猫鼠》代表了鲁许迅生活的那个年代的三个阶层。《狗猫鼠》是针对"正人君子"的攻击引发的,嘲讽了他们散布的"流言",表述了对猫"尽情折磨"弱者、"到处嗥叫"、时而"一副媚态"等特性的憎恶;追忆童年时救养的一只可爱的隐鼠遭到摧残的经历和感慨,表现了对弱小者的同情和对暴虐者的憎恨。《狗猫鼠》的寓意非凡,同时也可以看出鲁迅小时候就是爱憎分明的,为其今后成为文坛巨匠提供了良好的本质基础。

  初看题目,以为是三动物的故事呢,正想着先生童年时怎会和它们结下渊源呢,细读才知道是当时的"猫论"引起了先生的回忆,才让我们有幸体会到先生幼年时就很喜欢保护弱小。读着鲁迅先生的文章,不得不被他的"骂人术"倾倒。看写一个童年的故事,也不忘记骂骂人。先生就是先生啊,一只猫让先生如此地剖析得体无完肤,怎么能不引起"富有指导青年责任的前辈"之流的痛恨呢?看!其实人禽之辨,本不必这样严。在动物界,虽然并不如古人所幻想的那样舒适自由,可是噜苏做作的事总比人间少。它们适性任情,对就对,错就错,不说一句分辩话。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命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它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理""正义"的旗子,使牺牲者直到被吃的时候为止,还是一味佩服赞叹它们。人呢,能直立了,自然是一大进步;能说话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能写字作文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然而也就堕落,因为那时也开始了说空话。说空话尚无不可,甚至于连自己也不知道说着违心之论,则对于只能嗥叫的动物,实在免不得"颜厚有忸怩"。如此地嬉笑怒骂,让"人"怎么还站得住,无怪先生说:"俯首甘为孺子牛"了。小小的"鼠辈"本不值得喜爱,但因为有了猫的对比,却让我们感到了"鼠辈"其实也有它的可爱之处。怪不得现在有了可爱的小舒克贝塔老鼠,想来作者也是看了先生的"隐鼠"而受到的启发吧!

  《锁记》

  《琐记》介绍了鲁迅先生冲破封建束缚,为追求新知识,离家求学至出国留学的一段生活经历。文章从作者切身感受出发,写出了进化论及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对进步青年的影响。第九段中说城中唯一的一所中西学堂也成了"众矢之的"。这也的确说明了封建旧思想的根深蒂固,人们对新思想的不了解、不认同。

  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作者在雷电学堂求学时,校长出了个《华盛顿论》的文题,国文老师竟不知华盛顿是什么。这也足见当时人们头脑之古旧、思想之老化,人们对新思想的不接受与排斥。这样的老师,岂不是要耽误学生的学业吗?

  我也很痛恨那些所谓的"中国通"、"支那通",对中国悠久文化的曲解。他们简直是对华夏文化的污辱。当然,那些奇谈怪论是肯定永远不会被我们所接受,也永远应该去抵制的。

  《后记》

  《朝花夕拾》后记的主要内容是写"孝道"的。

  就我现今所见的教孝的图说而言,古今颇有许多遇盗,遇虎,遇火,遇风的孝子,那应付的方法,十之九是"哭"和"拜"。

  中国的哭和拜,什么时候才完呢?..

  我理解鲁迅先生写此篇后记,并非否定中国的"百行之先",而是强烈抨击了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树立起来的、被封建礼教、纲常所侵蚀和毒化的"孝道"典型(多以"二十四孝"故事为主)。孝义,做为人伦之初,在鲁迅先生本人身上得到体现。《朝花夕拾》后记的主要内容是写"孝道"的。

  全篇总结

  1、把记叙、描写、抒情和议论有机地融合为一体,充满诗情画意。如描写百草园的景致,绘声绘色,令人神往。

  2、在对往事深情地回忆时,作者无法忘却现实,时不时插入一些"杂文笔法"(即对现实的议论),显示了鲁迅先生真实而丰富的内心世界。如《狗·猫·鼠》一文既有作者对童年时拥有过的一只可爱的小隐鼠的深情回忆,又有对祖母讲述的民间故事生动的记叙,同时揭示了现实中那些像极了"猫"的正人君子的真实面目。

  3、常摄取生活中的小细节,以小见大,写人则写出人物的神韵,写事则写出事件的本质。如在《无常》中,从无常也有老婆和孩子的事实中,作者既写出了无常富于人情味的特点,又巧妙地讽刺了生活中那些虚伪的知识分子,入木三分。

  4、作者在批判、讽刺封建旧制度、旧道德时,多用反讽手法,又称"双关"。表面上很冷静地叙述事件的始末,其实是反话正说,在叙述中暗含着"言在此而意在彼"的巧妙讽刺。如在《父亲》中,对庸医的行医过程细细道来,没有正面指责与讽刺,但字里行间处处蕴含着作者激愤的批判和讽刺;又例如在《藤野先生》中,作者用了"标致"来讽刺清国留学生的丑态;用"精通时事"来讽刺清国留学生所"精通"的"时事"其实是些无聊的事;用"爱国青年"来反讽当时日本一些受军国主义思想而妄自尊大、盲目忠君、思想狭隘的青年;用"何尝"来加强反语的语气从而加强肯定等等。

  5、作者在散文中常用对比手法。如《五猖会》通过我前后心境的对比表达了对封建社会的反感和批判;《无常》通过无常这个"鬼"和现实中的"人"对比,深刻地刻画出了现实生活中某些"人格"不如"鬼格"的人的丑恶面目;《狗·猫·鼠》作者对小隐鼠的爱和对猫的强烈憎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